心动网络CEO黄一孟:手游是中国游戏开发者的历史性机遇,全球化、跨平台是必然

5月8日-9日,2019年虚幻引擎技术开放日(Unreal Open
Day)在上海举办。会上,心动网络的CEO黄一孟以《中国游戏开发者的历史性机遇》为主题进行了演讲,并在会后接受了游戏陀螺的采访,其从心动网络自身的发展所投射出的整个游戏产业的发展缩影,讲述了为何这个阶段对于中国游戏开发者来说,是一个不可错过的历史性机遇。

图片 1

从渠道为重心到以用户为中心,TapTap的诞生

文/南山“页游领域霸主”“新兴渠道创造者”“特立独行的发行商”。这或许就是心动网络创立至今,发展历程及品牌标签变迁的简要概括。现今的心动网络不仅坐拥TapTap这个头部手游渠道,旗下产品线也持续在单机、手游两大领域全面开花,商…

自2011年创立心动游戏品牌以后,他们最先尝试的是网页游戏。2013年,其页游《神仙道》注册用户突破1.6亿,总流水突破2.5亿,取得了巨大成功。然而这样的成绩却使他们对公司的发展进行了错误的判断,“当时觉得整个中国游戏策划的理念、道具收费的理念,对于用户心理的把握非常领先,当时我们就觉得很容易在世界范围内取得成功”。而事实是,后续几款游戏都略微不尽人意。

文/南山

2015年,在页游领域摸爬滚打四年的心动开始转型做手游,但是手游竞争压力也不容小觑,他们又开始了对公司发展的思考和审视,“如何才是一个游戏公司真正能够积累、能够发挥的地方。”

“页游领域霸主”“新兴渠道创造者”“特立独行的发行商”。

于2016年创立的TapTap平台,便是他们为自身找到的突破点。黄一孟说道,“近两年是整个行业变化还是蛮大的,最大的变化就是现在基本上还是得依赖口碑。”

这或许就是心动网络创立至今,发展历程及品牌标签变迁的简要概括。

这也是TapTap诞生的原因。把关注点放在游戏本身,一款游戏的核心乐趣有多少,能吸引多少的玩家。

现今的心动网络不仅坐拥TapTap这个头部手游渠道,旗下产品线也持续在单机、手游两大领域全面开花,商业化游戏与独立游戏并驾齐驱,使得其在口碑及营收层面均有相当抢眼的表现。在2018“中国手游出海元年”之后,心动网络在海外手游市场的收入更是与日俱增,助力其逐步蜕变成为一个知名的国际游戏发行商。

包括2017年上线的《仙境传说:守护永恒的爱》,以及2018年上线的《香肠派对》,这两款游戏之所以获得如此高的成绩,可以说都离不开TapTap带来的理念的影响。

在SensorTower近期发布的2019年Q2中国手游发行商收入TOP30榜单中,心动网络位列第25名,成功跻身国内准一线发行商的行列。

图片 2

与传统的手游发行商相比,近几年心动网络得益于旗下TapTap的特殊渠道优势,显然研究出了一套与众不同的商业逻辑,愈发显得“特立独行”起来。

而TapTap从一开始的不被看好,到如今“几乎做到了中国第三方游戏市场当中第一”,这种从无到有的过程,也是黄一孟最为自豪的。“现在大家基本上都会以TapTap的评分来衡量一款游戏的口碑,这确实是我们最初就想做的,然后最终也做到了,这是一个很棒的结果。”

页游领域霸主: 乙方变甲方,思路逆转挖掘第一桶金

与其他游戏平台不同,TapTap并不参与开发商分成,这种合作关系一定程度上决定了TapTap的商业模式——广告。

2003年,心动网络现任董事长黄一孟和副董事长戴云杰等人一同创办了VeryCD,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后来VeryCD在诸多问题的困扰之下举步维艰,黄一孟开始思考新的创业方向。

而当外界出现对TapTap的质疑,认为这个平台越来越商业化。黄一孟却坦言道“我们从第一天开始就是卖广告位的,但是从一开始广告位却从来没有增加过。”

由于VeryCD作为渠道曾接过大量的页游广告,黄一孟对页游的模式有所了解,掌握了不少的资源,同时他发现做页游和做网站的本质都是流量变现,而这正是他擅长且成功过的,所以黄一孟在2009年创立了心动网络,正式介入页游领域掘金。

随着影响力越来越高,用户规模越来越大,赋予了TapTap价值观、游戏的打分规则。“包括社区活动、周年活动、甚至一些线下活动,都是希望能够跟核心用户群保持更好的沟通,了解他们的一些想法。”

这么多年其实很少有人谈到黄一孟彼时“乙方变甲方”的战略转型思维,其实GameRes认为这样的思路恰恰是心动网络成功的重要基础。即便放在当下,对各领域创业者来说也是极为重要的一个思路——在核心业务的运营过程中,可以多边思考与之对接或相关的其他业务方向,说不定其中就有更好的机会。

为何现在手游是中国游戏开发者历史性的机遇?

在进军页游市场之后,趁着彼时游戏行业飞速发展的东风,心动网络凭借自研及代理《天地英雄》、《盛世三国》、《神仙道》等多个爆款页游,成功站稳了脚跟。

在国内达到如此规模后,TapTap国际版本也在不断地推进中。不过,由于国内外用户习惯、环境等与国内不同,TapTap国际版更倾向于帮助国内游戏厂商,把中国游戏带到全球。因为“中国游戏在全球市场上的机会越来越大。”

其中《神仙道》作为心动网络的“扛鼎之作”,据心动网络IPO招股书显示,截至2015年3月31日,《神仙道》页游的累计流水接近17亿,注册玩家超过2.2亿,无疑是页游产品中的佼佼者。

比如心动研发近2年、于2017年正式上线的《仙境传说:守护永恒的爱》,据黄一孟演讲时分享的数据,该游戏“目前全球总注册用户超过2500万,7个国家畅销榜排名第一,15个国家畅销榜排名前十。”这样的成绩远远超过他们的预期,也为心动带来了更多的海外收入。

在几款尖子产品席卷市场之后,年轻的心动网络不可避免的陷入了短暂的误区,据黄一孟此后回忆道:“我们最早从网页游戏开始入手,取得了非常大的市场成绩,这种成就在当时给了我们很大的误解,觉得整个中国游戏策划的理念、道具收费的理念,对于用户心理的把握技巧都非常领先,甚至很容易在世界范围内取得成功。”

“再比如台湾、韩国的App
store畅销榜,中国游戏可能会占到三分之一甚至一半。包括原本特别封闭的日本市场,哪怕美国厂商都很难进去,但是《荒野行动》能够长期霸榜,越来越多的中国厂商也都能进去,这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处在这样的误区之中,致使心动网络后期的多款页游产品表现平平,而在转型手游之后,黄一孟表示感受到了更加巨大的竞争压力。

黄一孟认为,中国游戏在全球市场上机会越来越大的原因,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看。

而落到手游产品上来看,虽然《神仙道》手游2012年全渠道流水接近6亿,但由于游戏在国内安卓联运平台的评级不高,进而导致了合作不顺,安卓端的收入占比不到4%,这也进一步引发了黄一孟对国内盛行的联运模式的思考。

首先中国有全球最大的本地游戏市场,并且有最高的游戏产出投入预算,能够敢做真正的3A级的游戏,同样这个市场也培育了足够多的游戏开发者。“我们做平台的时候,有机会接触到很多优秀的日本、美国游戏厂商,你会发现他们在做游戏产品的时候至少在手游领域他们所能投入的预算,远远低于中国厂商,这是我们的机遇,也是我们开发者的机遇。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能够有机会尝试使用Unreal
engine,甚至我们敢用很多的时间试错,这是非常大的机遇。”

黄一孟在后期的采访中针对传统手游渠道发表过这样的看法:“随着玩家对游戏的追求越来越高,变相导致传统渠道广告采买的成本越来越高。并且渠道联运注重KPI,所有游戏又都要依赖渠道推荐,所以要么把当月收入做高,通过调整游戏让收入前置,但会缩短寿命。要么掺入水分,做一些自充之类的事情。这对厂商和研发来说都是很痛苦的,仿佛游戏是为了渠道而做,而不是为了玩家而做。”

其次是最近几年来整个中国玩家也在不断成长。“这种成长不只是说用户数量上的成长,更重要的是用户质量的成长。他们越来越多的不是那种传统的小白玩家,他们看了越来越多的美剧,他们的品位不断提高,他们逼迫中国游戏的开发者不能满足传统的只是做游戏,他们逼着中国游戏开发者必须要在内容上不断提高,做出准3A级游戏的产品,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契机。因为当今天你在中国市场上,你做出了能够让中国核心游戏玩家满意的产生的时候,这个产品哪怕拿到全球市场上,它也是足够有竞争力,甚至是最有竞争力的。”

而后经过一年多的思考,与传统渠道形成明显区隔的TapTap应运而生。

近两年来,使用Unreal
engine开发游戏的手游厂商出现了小爆发,特别是几款“吃鸡”类游戏的带动下,甚至出现了游戏厂商让团队从零开始开始学习Unreal
engine来开发游戏。

新兴渠道创造者: 区隔传统渠道,TapTap迎爆发

黄一孟也提到,目前正在筹备3个Unreal
engine开发的游戏项目。之所以会选择Unreal engine,其提到:“Unreal
engine最大的意义是给我们一个标准,让我们自己在意识形态上树立起高标准,未来我的目标一定要做世界级高标准、高投入的游戏产品。有这样一个目标,我在招人的级别也会大大上升,做了一个Unreal项目以后你会发现人才的储备、人才的引进会发生巨大的进步,这是Unreal对我们最大的意义,它的意义还是在于公司层面意识形态的意义。未来公司的发展只有一条路,就是不断提高自身的实力和能力,做出优秀的游戏产品。”

2016年,TapTap上线测试,据心动网络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5月31日,TapTap注册用户达4510万,其中月活用户1620万,2016年-2018年为心动网络带来的收入分别为0元,8099万元和2.95亿元,2018年营收占比已达15.6%,逐渐成长为心动网络除游戏业务之外营收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还在持续高速增长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