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与电影

王子妃,1990年生,台湾美女魔术师。大学时期对魔术产生兴趣,苦练5年,因为担任丝袜模特儿才想出了“撕袜魔术”。

    看完《大魔术师》之后我想要提出的问题是,魔术是否适合作为电影的题材以及电影应该如何表现魔术。
    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魔术最大的魅力应该在于,你不知道他如何发生,但他确实发生了。而魔术又不同于魔法——魔术是真实可信的,而魔法是虚构的。
    具体来说,大家之所以喜欢看魔术,是因为魔术师把不可能的东西变成了可能,是一种真实的表演。而在电影中这一特点是否可以成立?我们都知道,电影的剪辑、特效等神奇的艺术特性可以无需魔术师的技巧而完成很多魔术动作,那么魔术在电影中的表现还有意义吗?
     如果以《大魔术师》和《致命魔术》为例来回答第二个问题——电影应该如何表现魔术,会发现完全不同的答案。
    《大魔术师》对于魔术刻画的重点是展示了各种各样与剧情相关的魔术。这既是他的优点,也是让人不太满意的地方。好的地方在于所有的魔术都是与剧情紧密相关的,无论是用画卷展示柳荫和张贤的故事,给小朋友表演的阿拉伯飞毯,给雷大牛太太们表演变珠宝,都是在为剧情服务的基础上展示了尽可能多的魔术,这种设计是非常精巧的。而其缺点也恰恰在于“展示”,也就是说在这部电影中魔术似乎只是一个吸引眼球的道具,这种魔术的展示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如上文所言,这种看似神奇的魔术都可以,甚至都是通过电影技法完成的。反而是第一场戏中用魔术蒙骗百姓入伍和最后希望能够通过魔术“撒豆成兵”比较有意思,因为魔术成为了一种道具,具有了存在的意义。而电影到最后就走入了混淆魔法与魔术尴尬境地——“七圣法”,这个类似于“香水”的东西已经不能用魔术来解释,而成为了魔法。
     再看《致命魔术》,这部电影把对魔术的描写重点放在了对于魔术技法、魔术本质的探讨——有点像“魔术揭秘”。其实其中展现的种种魔术并不复杂,但基本所有的魔术都在影片中做了魔术准备过程的展示,做了“魔术揭秘”,因而显得真实可信,即使在表现的时候用了电影剪辑“作假”,但观众对整个魔术过程进行了移情,相信这些魔术都是真实的。而且电影试图表示的主题之一是,魔术是残忍的,为了达到精彩的魔术效果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所以这部电影就靠着魔术“立”了起来。反观《大魔术师》,好像很难在其主控思想中找到“魔术”。《致命魔术》在后半部分也对简单魔术进行了升华,与“七圣法”不同的地方在于,他试图用科学来解释这种最最神奇的魔术——“克隆”,这就把魔术与魔法划清了界限,魔术的本质得到了尊重和表现。
     在对魔术题材的把握方面,我认为《大魔术师》做的不是非常到位,但我还是愿意给这部影片3.5星—4星的评价,因为这至少是一部认真的,尊重观众智商的,值得讨论的电影。

图片 1

图片 2

相关文章